记忆东丽

              官房村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17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村情简介:官房村,清光绪末年建村,曾从属新袁庄。有610户,1560人,耕地面积636亩。位于街道办事处西2公里,津塘公路两侧。东与新五村接壤,西至小北庄,南与新袁庄为邻。

              村名的由来

              说起官房村的村名来历,这还要从清末光绪年间的吉林军阀孟恩远说起。孟恩远本是天津人,从小家贫,以务农为生,长大后以替人撑船为业,后来因一次打架斗殴逃到小站投军,成为袁世凯麾下的一名小兵。孟恩远虽然没有文化不识字,但是胆子大,头脑好使,且身体强壮,总是有使不完的力气,在练兵的时候操练最勤快,不到几年就习得一身好武艺。

              在一次大练兵中,孟恩远因为骑射功夫好,头脑机灵得到袁世凯赏识,从此成为袁世凯的亲信,后在袁世凯的保举下步步高升,成为吉林督军。孟恩远到吉林后,却招来张作霖的嫉恨,原来张作霖想称霸东三省,孟恩远成为张作霖作“关外王”道路上的最大阻碍。于是张作霖多次设计将孟恩远赶出吉林,?#27982;?#26377;成功,后因“宽城子事件”,张作霖借日本人之力将孟恩远赶下台。孟恩远见到大势已去,便交权辞职,回到天津。

              孟恩远虽然被张作霖赶出吉林,寓居在天津,但在天津仍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,天津的大官见了都要让他三分。回到天津后,孟恩远开始建厂买地,在东郊与南郊买下?#30446;?#22320;,并招来佃户为其种地,同时在东郊买的几块地上建了几间房,并规定“?#36824;?#26159;谁,只要有需要都可以居住”。因为这房子是免费供人居住,就像官家的避难所一样,因?#35828;?#25143;们称这块地为“孟家官房”。“孟家官房”经过数次变迁,最?#25307;?#25104;了现在的“官房村”。

              由于官房村位于其他三个“官房”?#21335;路劍?#25152;以又被称为“下官房”。“下官房”里给孟恩远种田干活的佃户来自周围30多个县、50多个村,孟恩远委托小宋庄的黄文良替其收粮收租。孟恩远虽是个毁誉参半的大军阀,但他并不欺负乡里,给佃户定下的交粮交税标?#23478;?#27604;较合理,佃户们交完赋税之后,剩下的粮食都能满足自己的温饱,于是这些佃户在此定居,繁衍后代。

              后来“下官房”土地被转卖给新袁庄地主赵花元等人,于是“下官房”成为新袁庄的一部分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东?#35760;?#24314;行政区,“下官房”被划为新袁庄管辖的一个自然村。1981年,“下官房”与新袁庄的笑里洼子、袁家洼子(这两处都为新袁庄地主的土地)一起从新袁庄中分出来,合并成为如今的“官房村”。

              讲述人:王玉山,88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杨福生,82岁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刘树杰,80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张兆亭,73岁  

              整理人:陈天诺       

              日本统治时期的官房村

              1937年,随着日本侵略中国的步伐不断加快,整个华北地区陷入日军的魔爪中,军粮城地区沦为日本人的?#33267;?#26426;器,从军粮城各村出产的大米被源源不断地送到日本人的粮?#31181;小?#31163;军粮城不远的官房村,也没能摆脱被日本人占领?#20137;?#36816;。

              一日清晨,一个汉奸领着一队日本兵进入官房村,汉奸一面对日本兵点头哈腰,一面指?#21482;?#33050;地向村民们宣布日本人的命令:“皇军说了,只要你们好好种田,乖乖听话,就不杀你们。要是你们胆敢反抗,那尖刀和步枪可是不长眼睛的。”官房村自此沦陷为日本人的?#33267;?#21306;。

              日本人只让村民们种地,却不允许村民们吃大?#20303;?#26449;民们?#27492;?#25340;活种出的稻谷,要一粒不剩地交给日本人。日本人只发给少量的小?#20303;?#39640;粱、大麦?#21364;至?#29992;以糊口。日本人不仅在口?#24178;习?#21066;村民,还雇佣大量的汉奸来监视村民的一举一动,特别是监督村民们?#36947;?#21644;吃大米的情况。在村民们种地的时候,汉奸拿着皮鞭,在田垄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田地里?#37327;?#32789;作的村民,只要有人动作慢了,上去就是一皮鞭。到了做饭时分,汉奸则牵着大?#26538;?#25384;家挨户转悠,盯着村民往锅里放的粮食,要是发现谁在煮饭时加了大米,马上?#22836;?#22823;?#26538;?#23558;其活活咬死。

              在日本人的高压统治下,村民忍气吞声,苦不堪言。有的村民不甘心自己用血汗种出来的大米就这样被日本人全部?#31859;擼?#20110;是在每次收稻谷的时候,偷偷捡起掉在地上的稻粒藏进口袋里,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再偷偷把稻谷脱?#29301;?#21644;高粱、小米等一起磨成面,然后将这些面搅?#28982;?#22312;一起,汉奸便无法分辨出里面是否掺杂着大?#20303;?#24456;多村民靠这种方法,冒着生命危险吃到大米,勉强充饥。

              日本人除了强迫村民们替其种地之外,还强抓大量的青壮年去东北(?#27425;?#28385;洲国)当劳工,为其修筑飞机场和军事防御工程。在东北干活的日子里,劳工们遭到了非人的待遇,日本人每天不分黑夜白天地强迫干活,但每天只给一点食物充饥,劳工们吃不饱穿不暖,每天没有力气,但日本监工可?#36824;?#36825;些,无时无刻不拿着鞭子和木棒紧跟在劳工身后,只要发现有人干活稍有?#36947;粒?#23601;是一顿毒打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,日本监工让劳工们将煤炭?#35828;?#24037;厂里去。劳工们推着轱辘马(当时对装煤车的称呼)走到半路,突然发现地里有块大石?#25151;?#20303;轮子,后边的劳工怎?#35789;?#21147;,“轱辘马”也没法越过?#24378;?#22823;石头,劳工们只能停下来绕道,避开?#24378;?#22823;石头。谁知劳工们一停下来,后面的日本监工不由分说,拿着大棒子就是一顿毒打,直接将几个村民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,而日本监工以为劳工装死,愈发下狠手毒打,直到把人打得血肉模糊才罢休。

              当时村里被抓走的劳工,很多被日本人折磨虐待致死,只有一小部分在日本投降后,才得以从东北回到家乡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讲述人:王玉山,88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杨福生,82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刘树杰,80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张兆亭,73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整理人:陈天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三打军粮城

              解放战争期间,东?#23478;?#24102;有一支名为“大武宏”的中共武?#30333;?#32455;,这支武装是由武宏所领导的宁河县县支队(1947年9月改编为冀东军区警备一团,武宏任团长)。部队是吸纳部?#32622;?#38388;武装形成的,虽然能打善战,但纪律性欠佳,支队长武宏向上级组织请求增派政治过硬的?#21507;?#26469;充?#20992;游椋?#20197;强化?#28216;?#30340;思想?#36867;?#21463;制于国民党军队的层层封锁,外加解放区内也是用人紧张,上级党组织决定采取就近原则,派遣附近村落内地下党一名,加入大武宏?#20137;游椋?#21152;强党的建设。

              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落在了官房村地下?#21507;?#26472;化礼(1924—1998年)身上。在紧张的局势下,杨化礼没有推辞,千辛万苦?#19994;?ldquo;大武宏”?#20301;?#38431;。恰逢?#20301;?#38431;新近打了败仗,士气低落,大家一听说“新鲜血液”到了,斗志一下子?#32844;?#25196;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杨化礼顾不上休息,刚到部队就召开了干部会议。会上,杨化礼客观?#27835;雋说?#21069;?#24418;?#24418;势,严厉批评了一些军事干部觉得打?#36824;?#25932;人也无所谓,还可以撤入解放区休整?#21335;?#26497;情绪,并严肃约束?#28216;?#32426;律。之前由于?#20301;?#38431;?#32423;?#20063;会扰民,外加平日宣传?#36824;唬?#20892;民们都是见到“刮民党”(对国民党的一种称呼)就跑,见到“大武宏”也跑。虽然?#28216;?#20183;打得不错,但群众基础并不好,损失的战斗力往往得不到及时补充。杨学礼的到来使?#28216;?#28949;发了新生,他加入?#28216;?#20165;半个月,村民们便发现“大武宏”?#20137;游?#21464;了,真正做到了军民鱼水情。

              杨化礼向武宏建议,?#36828;游?#29616;在的武装力量,不足?#36828;?#25239;国民党正规军,?#28216;?#38271;期汇集在一起容易暴露目标,引来国民党正规军剿杀。从总体形势上看,不如?#35759;游?#20998;散使用,让小股部队对敌人的补给线发动袭击。从此,武宏支队?#21335;?#25200;一刻不停,搅得敌人片刻不宁,今天通信线路被剪了,明天桥被炸了,敌人一下子被弄得寝食难安。

              经过一段时间?#21335;?#25200;作战后,杨化礼将目光投向国民?#26216;?#21046;的军粮城。军粮?#20146;?#21476;以来便是军事重地,早在日本占领时期便构筑了完备工事,不但炮楼碉堡?#33267;ⅲ?#26356;在最外层设有电网,外加有近两千人的民团武?#30333;?#38450;,且地处天津市区、?#27572;?#24196;机场、塘?#26519;?#38388;,这三处都有大量国民党正规军驻守,且交通便利通畅,一旦形势有变,三处国民党驻军依托机械化运输工具,一小时内便可驰援军粮城民团。不但国民?#36710;本?#35748;为此地固若金汤,就是武宏支队的不少干部?#24067;?#20915;反对杨化礼攻打军粮城的提议。

              杨化礼?#27835;?#25351;出,前一阶段?#21335;?#25200;作战,让国民党方面误判了形势,认为革命?#28216;?#30340;力量已经大幅削弱,所以不得不放弃大型目标选择袭扰破坏,现在正可以抓住国民党方面松懈的防?#31119;没?#25171;一个大仗,壮?#25104;?#21183;,而且军粮城储存了为数不少的粮秣,虽说有近两千的民团守?#31119;?#20294;这?#27493;?#20165;是纸面上的数字,分散到各处的民团成?#22791;?#26412;无法对?#20301;鞫有?#25104;有效的抵抗。再者,若发动夜袭,必使守军猝不及防,以国民党正规军的效?#21097;?#22823;概转天早晨才会前来支援,整整一夜时间?#23391;?#20891;粮城绰绰有余!杨化礼一席话说得大家热血澎湃,武宏激动得拍案而起,接连说了三个“好”字,其他干部也纷纷鼓掌表示赞同。

              周密部署后,一天夜里,杨化礼和大武宏?#20301;?#38431;来到军粮城外。杨化礼伏身电网外,先是仔细地将一张羊皮裹在电网上以隔绝高压电的传递,又用一把大剪?#30563;?#32650;皮所包裹的部分纷?#20934;?#26029;,军粮城的高压电网失效了。接着杨化礼从腰间摸出驳壳枪,一枪将瞭望哨上的探照灯打灭,他高呼:“同志们,冲啊!把国民党*派的粮食?#35760;?#36807;来!”战士们早已按捺不住,对军粮城发起猛攻,一时间枪声大作,民团团长从睡梦中惊醒,来不及搞清情况,就如惊弓之鸟一般穿着睡衣逃出了军粮城,剩下的民团成员眼见长官逃跑,也纷纷弃械逃跑。杨化礼深知像军粮城这种军事重镇,国民?#36710;本?#32943;定会立马组织反攻,让部队连夜撤出了军粮城。

              转天早晨,一个团的国民党正规军果然出现在军粮城,他们失望地发现军粮城内储藏的军粮不是被运走就是被焚烧,民团没来得及带走的武器弹药也被搬个精光,气得国民党军直跳脚。国民党军只得留下部分枪械弹药给民团,又撤离了军粮城,民团在大武宏?#20301;?#38431;夜袭后?#24067;?#32039;了夜战训练,每到夜幕降临民团成?#21271;?#32439;纷提心吊胆,团长睡觉都要穿好?#36335;?#20197;防?#20301;?#38431;再次发动奇袭。

              不久,杨化礼化装成手艺人潜伏进军粮城关注敌人动态,他发现敌人布防实是外紧内松,随着时间的推移民团成员操练愈发懈怠,团长也认为军粮城内此时没有大批军粮值得?#20301;?#38431;袭击,整体上看防备已经彻底松懈下来。杨化礼回到部队后,重新布置了任务,由他带领部分战士埋伏在民团撤离的必经之路消灭其有生力量,武宏率主力夜攻军粮城。

              是夜,军粮城内战斗激烈,战士们数次请求对城内友军进行支援,杨化礼都拒绝了,他相信自己的?#25509;选?#26524;然,过了不到半小时,民团彻底被击溃,进入伏击圈。杨化礼先是向敌人投掷了两颗?#33267;?#24377;,随即持双枪左右开弓,战士们更一同开火,一举击毙民团成员十余名。?#20301;?#38431;完成既定任务后并不恋战,又在国民党正规军来临前撤离了战场。

              杨化礼带队二打军粮城不久,组织上传来命令,希望他们再接再厉,再对军粮城展开一次攻势,牵制住一部分国民党正规军,缓解金钟河一带的军事压力。这个任务极其艰巨,一来军粮城现在已经防守森严,二来两次夜打军粮城,部队虽然只有一人因误触电网阵亡,但弹药消耗极大,且缺乏攻坚武器,恐怕难?#36828;?#20891;粮城守军造成实质性伤害。武宏思虑再三,决定依旧采取夜袭方式三打军粮城,而且一定要将战斗搞大,让整个东郊都知道军粮城爆发了一场“恶战”。战士们不解,明明?#28216;?#24050;经弹药不足,难不成武宏队长还知道哪里有武器弹药不成?

              这天夜里,武宏将有战斗力的战士全部派上战场,此时杨化礼也从官房村等地拉回来十几车“弹药”,战士们接到分发的“弹药”全懵了,怎?#35789;欠?#24180;过节用的鞭炮还有阔音套筒。武宏与杨化礼对视一笑,命令众人藏在掩体后,一边向军粮城放枪喊?#20445;?#19968;边点燃鞭炮造声势。

              城上的民团一看到“共军”又打过来,早就惦记一雪前耻,于是轻重火力齐开。双方整整打了一夜,方?#24067;?#37324;都能听见激烈的交火声,民团所有的弹药?#26408;?#21518;,不得不向国民党正规军寻求支援,国民党军派遣两辆装?#22766;?#25276;?#35828;?#33647;来到军粮城,顺道摸清战况。果然如武宏所?#24076;?#27665;团为夸?#27572;?#32489;声称?#20301;?#38431;组织六七千人围城,误导了国民党军,不久一个团的国民党军进驻军粮城,极大地缓解了解放区的压力。大武宏?#20301;?#38431;在杨化礼的帮助下三打军粮城的故事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讲述人:王玉山,88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杨福生,82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刘树杰,80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张兆亭,73岁  

              整理人:冯?#28872;?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  桐油烙饼“毒”倒败兵

              平津战役期间,官房村发生一起“桐油烙饼”事件,恰巧也就在同一天,官房村迎来了解放。

              1948年12月的某个夜里,天寒地冻,就在大家纷纷入睡之?#21097;?#20010;别村民仍保持高度警惕到村口放哨观望,一防乱兵骚扰,二防?#20132;?#34989;来。伫立村口不久,发现远方有支阵形松散?#20137;游?#27491;在接近中,唯恐是国民党溃兵前来骚扰,急忙通知村中老?#36164;?#25955;到地窖里去躲避乱兵,村中青壮年怕被强征作兵也纷?#30528;?#19978;外?#38706;?#21040;村外的荒地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村中老幼前脚刚疏散完?#24076;?#21518;?#27572;?#27665;党溃兵便抵达了官房村,带头进村的是一个骑高头大马的军官,紧随其后的是四名士兵抬?#35834;?#26550;,担架上躺着一名大肚子的贵妇人,这一批人?#24525;?#20102;村里最大最好的房子进去,随后的国民党兵便一窝蜂地涌进了村民屋里。

              事后经保长介绍,村民才知道刚才骑马的军官是这股溃军的团长,那名贵妇则是快要?#32622;?#30340;团长夫人,这支国民?#21507;?#29260;军从唐山起便被解放军追击,一直跑到官房村才得以歇脚,一路上水米未进,士兵早?#25237;雎塘?#30524;,什么能充饥?#20137;记?#26469;吃。

              十几名士兵不知从哪搜到了用作涂料的桐?#20572;?#38750;要让某村妇给他们烙饼吃,村妇再三解释桐油根本不能食用,饿急了眼的国民党兵哪听得进去,以为是村?#26087;?#19981;得给他们吃,于是?#20204;雇?#36924;,村妇不得已只得用桐油烙饼。十几名国民党士兵食用桐油饼后,陆续觉得腹中难受,但没有多想,认为是着凉受风了,于是勒令村妇去烧?#20154;?#20197;供饮用驱寒。喝了?#20154;?#30340;国民党士兵一个个?#22266;?#38590;忍,团长听闻士兵的哀嚎,前来巡视,发现自己的手下全躺在地上,屋中能站立者只剩一名瑟瑟发抖的村?#23613;?#19981;由分说拔出手枪对准村妇,村妇一下子就哭了,害怕得连解?#25237;?#19981;会了,这团长破口大骂:“给老子的人下毒!你是共匪,老子毙了你!”

              村里人听到骚乱后急忙来到事发处,保长上前劝说道:“长官长官,她就一村妇,?#20137;?#21487;能是共匪,您消消气,消消气!”团长此时气在心头,将连日来吃败仗的怒火全发在村妇头上,一脚将保长踹翻道:“老?#29992;?#20026;国打仗剿灭共军,吃你们点粮食是给你们脸,给你们为国效力的机会!居然串通共党来害老子,看老子毙了你们!”村中其他人都噤若寒蝉。

              一名聪明机灵的刘姓村民从别处赶来,双手端着刚煮熟的老鸡汤跑到团长身旁赔笑道:“长官,长官!消消气,咱家妹子脑子有点呆,几位官爷想必吃了什么不干净东西,我替您教训她,我这刚煮好鸡汤,四处都找不着您,您看这大冷天让长官跑来多不合?#21097;?#38271;官为国为民?#20137;?#33021;公私不分,你怎不好好解?#20572;?rdquo;一阵恭维后,鸡汤?#21335;?#21619;勾起了团长肚子里的馋虫,团长便骂骂咧咧地将手枪又插回腰间,接过鸡汤转身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当团长离去不到半小时里,就听见远处枪声大作,国民党兵纷纷丢盔弃甲地从房屋中跑出,有人高喊:“快撤啊,共军打来了。”村民急忙躲在屋里?#24378;?#38376;缝观察外面的情况,只见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国民党团长现在如丧家之犬一般,之前抬着团长夫人的四名士兵也早已各自?#29992;?#21435;了,剩下的士兵更是作鸟?#24178;ⅰ?#21482;见这名丧心病狂的团长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,他掏出手枪对准自己即将?#32622;?#30340;夫人就是两枪,之后扬长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大约凌晨4点左右,解放军第四?#32610;?#20891;的部队进驻官房村。村民?#24378;?#30528;又来了一拨士兵,还以为是之前的国民党兵又回到村里,本来准备回家的年轻人一个个吓得又躲到地窖里去了,刚从地窖中出来的老大爷老大娘们更是被吓得直哆嗦,不住地求饶。解放军急忙解?#20572;?ldquo;大爷大娘,我们是解放军,是人民的军队!大家别害怕。”村民们对解放军早有耳闻,今日一见发现果然眼前的解放军和?#20064;?#22812;来的那些逃兵们不一样,解放军部队军容整齐,官兵平等,对村民也十分礼貌,跟那些国民党兵比简?#26412;?#26159;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              此时,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解放军高声对村民们说道:“各位乡亲,我们是解放军,你们别害怕,快回自己家休息吧。”于是村民们将信将疑地将躲在荒地里的青年挨个叫出来,有的村民觉得很是奇怪:“天气这么冷,解放军在哪里休息?难道他们有什么好的休息处?”于是这些村民回家以后并没?#26032;?#19978;休息,而是偷偷看着解放军的一举一动。没想到,这一看让村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,原来解放军当夜驻扎在村里,但为了不打扰村民,并没有提出向村民借房?#26377;?#24687;的要求,而是住在大街上,靠着村民房屋的外墙,就地休息。

              天蒙蒙亮的时候,墙角下的解放军一个个完全都变成了“雪人”,士兵们全身都落满了雪,村民?#24378;?#21040;解放军这样,心疼得不得了,忙开门将解放军拉进屋里取暖,将家里剩下的粮食做了饭、烙了饼,塞给解放军,让他们带走当干粮。解放军纷纷拒绝,坚决地对村民们说道:“各位乡亲,我们是有纪律的,不能随便拿?#20064;?#22995;?#20137;?#35199;。”而村民们?#27493;?#24178;粮塞进解放军的?#36335;托心?#20013;,不允许解放军把干粮还给他们。最后解放军看到实在没办法拒绝村民的好意,便给村民们一些钱、票作为补偿。

              时?#20004;?#26085;,想起1948年12月的那一夜,村民们还是记忆犹新,?#22756;?#30408;眶,直夸解放军好。

              讲述人:王玉山,88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杨福生,82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刘树杰,80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 张兆亭,73岁  

              整理人:冯?#28872;? 

              热点新闻

              贵州11选5推荐任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逆战吧下栽 辛巴达的黄金之旅客服 钻石女王面膜有假货吗 优博时时彩走势图 巴塞罗那与维戈塞尔塔 波斯光荣vs悉尼fc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遗漏 百搭圣甲虫在线客服 庞贝与那不勒斯的距离 寻仙手游私服 川崎前锋vs上海上港企鹅直播 罗马帝国返水 中秋佳节思念的词 华东联网15选5走势图浙江风 三国全面战争各势力兵种 《守财奴》金块石头